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风水民俗

落下闳徒弟天神任文公:吃益州粮、喝益州水

  • 风水民俗
  • 2020-04-18
  • 人已阅读
简介文公痛心疾首,回到家中垂头丧气,长呼短吁,焦虑之极。其妻安慰道:“刺史不纳忠言,益州大祸将至,我们何不早些动身回老家阆中过安乐日子?文公怒斥道:“吃益州粮,喝益州水,现在益州祸将至,我等岂有贪图个人安危弃益州父老而不顾之理!”,文公一边立马购置木料请来工匠昼夜赶造大船,一边发动亲朋好友速作准备搬迁,同时要他们劝告各自的亲朋好友,速作转移。

两千多年前,间中人任文公,师承落下闳,祖孙三代潜心天文研究,锲而不舍,建树颇丰。文公自幼聪明好学,深受祖父、父辈的熏陶,从小对天文气象的研究情有独钟。他博采先辈落下闳、祖父及父亲之长,在预测风雨灾异气象方面造诣很深。每次测算出气候变化都非常灵验,被当地人称为“天神”。

汉哀帝元寿二年(公元前2年),任文公被人推荐到益州知州(现在成都)作幕僚。当时正值益州大旱,刺史亲率百姓抗旱。任文公通过日夜对天象的观测和演算占卜,预测五月一日益州定发大水。那时的成都平原是一片凹地,如不提前防洪必酿成大祸。于是文公便向刺史进言,提醒刺史早发动城民及郊边百姓尽快作防洪准备,防患未然。刺史对他嗤之以鼻,斥责他危言耸听,扰乱民心。眼看离五月一日只有三天了,文公再次苦口婆心向刺史进言,并许诺以自家生命担保。刺史怒斥:“再妄言,将逐出益州!”

文公痛心疾首,回到家中垂头丧气,长呼短吁,焦虑之极。其妻安慰道:“刺史不纳忠言,益州大祸将至,我们何不早些动身回老家阆中过安乐日子?文公怒斥道:“吃益州粮,喝益州水,现在益州祸将至,我等岂有贪图个人安危弃益州父老而不顾之理!”,文公一边立马购置木料请来工匠昼夜赶造大船,一边发动亲朋好友速作准备搬迁,同时要他们劝告各自的亲朋好友,速作转移。

五月一日这天,天空万里无云,太阳一个劲儿炙烤着大地。刺史见文公讥笑道:“水从何来?”文公道:“午时将至,请大人速上船避之。不然水至上船,则晚矣!”刺史笑道:“公真乃狂人也!”杨长而去。时至正午,明晃晃的太阳瞬息之间便遮天蔽日,倾盆大雨如瓢浇桶倒。整个益州城上城下,阴风怒号,浊浪排空—浩瀚大水铺天盖地从四周朝城内涌来,不到一个时辰,水漫全城,四面八方都是呼天叫地奔跑逃命的人。人再快也没有水快,既使那些逃得早跑得最远的人群,也被滚滚追逼的洪流迎头赶上,将他们卷入旋涡里,水都淹齐脚踝上刺史还在州衙稳着不动。

任文公将他拖到船边,船上已挤满了人,文公使尽吃奶的力气才把他推上船,这时,一个大浪打来,船被送了几丈远,任文公自己反而上不了船了。他倏然记起船上备有一口大水缸,便叫家人将水缸推下来,他朝水缸游去,双手紧紧抓住那口大缸,任凭风浪推拥。拿眼四看,周围汪洋恣肆,不但树木杂物,连那些小船以及躺在门板和爬上屋脊的人,也被一个个逐个吞没,只剩下挤满了数百人的那只大船和他手抓的这口大缸,在一片汪洋中颠簸飘荡……一座紫陌红尘暄嚣繁华的益州城,不到两个时辰消失得无踪无影。住在城里的上千家近万条性命,幸存无几。文公面对苍天,面对黄荡荡的洪水,撕肝裂肺地大声疾呼:“老天爷哇——天灾不足为患,人祸乃大患也!

(阆犊搜集整理)

Top