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现在的位置是:首页 > 风水民俗

张飞为何身在阆中头在云阳

  • 风水民俗
  • 2020-02-22
  • 人已阅读
简介云阳铜锣渡口,有个打鱼的刘老汉,曾是张飞手下的马夫,在一次战斗中受了伤,多亏张飞救了他的性命,又送他银两,帮他回到云阳老家打鱼为生。这天晚上,他连下几网都没打起鱼来,正在纳闷,忽然拉起沉甸甸的一网,满以为捞到了大家伙,心中好不喜欢,忙起网一看:哎呀,却原来是颗人头,刘老汉暗叫一声“闯了鬼”,赶紧把人头甩到江中。不料那人头竟在他船边浮起不走。

刘备占领了益州以后,就封张飞做巴西太守,驻守阆中。后来,驻守荆州的关云长败走麦城被杀,刘备在成都命令张飞领精兵万人,从中顺嘉陵江而下,在重庆会师后共同伐吴。张飞接到命令,立即派部将范疆、张达赶造白盔白甲,限三天造好后挂孝出征。范、张二人把白色的盔甲,误听成为一百套盔甲。心想:主帅军法严厉,三日内哪能造好百套盔甲?完不成必定遭受严惩。于是二人就去面见张飞,要求宽限时间。

哪知张飞报仇心切,不但不允,还将二人捆在树上、重打了五十军棍,并严令道:“若不按期完成,休怪我手下无情!”范、张二人心怀不满,私下商量说:“这不是逼牯牛下儿吗?与其坐着等死,不如把他杀了,投奔东吴,或许还能立功受赏,加官进爵哩!”

二人商量好了,当天晚上趁张飞喝得酩酊大醉,假装禀报军情,混进了帐中。他们慑手慑脚走近床前刚要下手,忽见张飞二目圆睁,喊道:“二哥哪,小弟给你报仇来了!"二人吓得腿杆直打闪闪,手杆直打颤颤,连放在张飞颈项上的那把钢刀,也止不住颤抖起来。张飞在睡梦中,觉得颈项上痒酥酥的,以为是蚊虫叮咬,便举起手掌,拍下去,只听“咔嚓”一声,热血飞溅,顿时身首分家。

范、张二人赶紧包裹了首级,顺嘉陵江南下,星夜往东逃走。来到云阳码头,才知道东吴已派人向刘备求和的消息,二贼知道大事不妙,便把首级甩在江中,赶紧逃奔他乡。

云阳铜锣渡口,有个打鱼的刘老汉,曾是张飞手下的马夫,在一次战斗中受了伤,多亏张飞救了他的性命,又送他银两,帮他回到云阳老家打鱼为生。这天晚上,他连下几网都没打起鱼来,正在纳闷,忽然拉起沉甸甸的一网,满以为捞到了大家伙,心中好不喜欢,忙起网一看:哎呀,却原来是颗人头,刘老汉暗叫一声“闯了鬼”,赶紧把人头甩到江中。不料那人头竟在他船边浮起不走。

刘老汉吓得心头咚咚直跳,赶快提起锡壶,喝了几口烧酒,壮了壮胆子,爬在舷边趁着月光仔细一看,见这个人头怒目圆睁,剑眉倒竖,大惊道:“哎呀,这不是张将军的头吗?张将军你死得好惨呵!”

刘老汉想到张飞的好处,不觉老泪纵横。那人头也在月光下咀巴张一合,好象在说:“刘老汉,想当年我帮皇叔打天下,所向无敌,谁料明枪易躲,暗箭难防,遭到小人暗算,我那屈死的身子已留在阆中,这颗头颅,也无面目再回去见巴西父老,你就把它埋在这大江边上吧!刘老汉将人头好生包裹,邀约乡亲筹集了一些银两,把张飞头颅埋在渡口侧边的飞凤山下,与阆中张飞墓遥遥相望。这就是后来的云阳张飞庙所在地。

毛明文搜集整理

Top